The Sounds of Craftsmanship

工藝之聲 

從影像紀錄與常日對話中,找到工藝家對生活的堅韌力量。

 

在連日下雨的五月尾聲,我們拜訪了合作已久的師傅們,在熟悉的日常談話中,建築一點一點物件製造的起點。我們分別拜訪位於新北市樹林的網版印刷廠、士林的繡學號工坊、花蓮的植物染工坊。街邊工藝像是隱藏在我們城市裡的神秘高手,座落於不同城市的三間工坊,串連著工藝與生活之間,柔軟且密不可分的關係樣貌。

 

Screen Printing 網版印刷|樹林

 

我們來到隱身在樹林的廠房,軒哥與同為印花師傅的父親經營的網版印刷工廠。

師傅身後排列整齊的刮刀,仔細一看,佈滿著不同顏料的痕跡,似乎可以窺見一次又一次,雙手在印製時工作的模樣。廠房的一角擺放著各式的顏料色母,圖案的色彩,需靠著多年的經驗,為不同的布料特性,手工調製出膠漿的顏色。

過去做印花是勞動體力、辛苦的工作,師傅年輕時,就在充滿蒸汽的空間裡的工作現場,相比成衣產業現在看到的只是印花的一小部分。人與衣物、織品的關係快速變化,過去在頂樓能見到傳統布匹印刷的空間,曾經手工印製大片布料的「對花」特殊技術,也隨著產業的外移,需求的消逝,而卸下拆除。

印花,將圖案複製到織物上的過程,看似重複動作的背後,蘊藏著過去人們對時裝的專求,也回應著現代人們的生活與紡織品關係與習慣的轉變,牽動著整體印刷產業製程的變化。

 

 Embroidery 刺繡|士林

在士林文林路的街角,純過滿牆花草植物,橘色的牆面後,隱身著一個美麗的刺繡工作室。

繡字的手藝傳承自父親,中學時幫忙繡學號賺零用錢,是老闆娘最初接觸手繡的記憶。透過針線,拉出字的一筆一畫,時而快,時而慢,針車的速度和手部的控制,經驗裡的熟練動作靠著身體記住。

每一位繡字師傅繡出的字型,如手寫字一般,透露著字體的溫度和個性。不僅止是繡學號,工整優雅的中文字、細膩的草寫英文,老闆娘從一台刺繡機開始摸索,變化出自由的花樣和圖形。

見證過當年經濟起飛,繡字需求興盛的年代,五十多個年頭過去,老闆娘仍從容地看待現在。手繡仍然存在生活裡,醫生袍,工作服,小量客製繡字圖形,工作室即是貼近生活的存在,供給著周遭小巧而真實存在的需求。

工作室是生活的地方,也是女主人給自己的獨立空間,一邊繡著字,一邊與上門客人閒談的下午景象,在線軸轉動和車針跳動的來回聲響中渡過。而車繡留下的印記和溫度,不會因為洗滌而消失。

 

Indigo dye 藍染 |鳳林

座落於車站邊,廟宇旁,寧靜的街道聽見染缸碰撞的聲響,刷洗地板伴隨著日常寒暄的談話聲,一群在鳳林生活的女性們所經營的植物染工坊,在九十歲的老屋子裡,傳承悠久歷史的植物染工藝。

屋裡掛上植物札染的布匹裝飾,不同柔和的自然色彩穿梭空間中,採集而來的染材鋪滿地板,僅留下一條走道。穿過工坊的後街,時鐘掛在工作室的一角,為我們製作藍染師傅,坐在抬頭就能看見時鐘的位置,雙手伸進染缸計算著時間,三分鐘為一個單位,安靜而仔細地搓揉著布料。

師傅說,藍染要在好天氣製作,經過日曬洗禮的藍色,會呈現更美麗的色澤。在後街的空地,將布料展開,均勻地接觸陽光與空氣,由偏黃的綠逐漸氧化,轉為深沉的靛藍色。

隨著重複的浸泡、晾曬,染布需要等待。等待的過程裡,沿街的車聲鳥鳴與不時經過的火車,陪伴著寧靜專注的藍染時光。